<<

【中国梦·大国工匠篇】岳长平:从“泥腿子”到大工匠 他经历了什么?

来源/作者:映象网
2020-12-06 19:23:18  新要闻

映象网讯(记者 燕子丹)在花都鄢陵,有一个靠果树栽培育种和写论文出名的“泥腿子”“土专家”,他以农民身份当上货真价实的鄢陵县林业科研所所长,管着30名在编职工,他精心培育的优质杂果树苗被推广到全国10多个省市区,创造的直接经济效益超过5亿元。斗胆说,在全国农民里头,单比科研成果,恐怕没几个人能超过他。

岳长平,一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农民科技工作者,目前担任鄢陵县林业科学研究所所长、党支部书记,高级工程师。从1982年起搞果树育苗,1997年以农民身份成功竞聘县林科所所长,开启了果树育苗研究的新征程,取得一些科技成果,先后荣获“许昌技能大奖”“中原技能大奖”,被评为“许昌市劳动模范”“全国技术能手”“全国首届优秀农民工”,是许昌市拔尖人才和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获得者,2019年又当上了第三届“中原大工匠”。

作为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,岳长平高中毕业,大学没读完,两次与毕业证失之交臂,但凭着刻苦钻研,在林业育苗方面勇于探索和创新,从一名没有文凭的“泥腿子”一步步成长为全国技术能手和中原大工匠。

在自己培育的小麦田里开心的笑着

拜师学艺 “土鸡变成金凤凰”

1963年,岳长平出生在鄢陵县张桥乡西许村,在兄弟4个当中排行老二。因为7岁丧父家里穷困,在他的童年记忆里,几乎顿顿吃红薯面疙瘩,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回肉。

“因为穷,1981年高中毕业时,连5角钱的毕业证钱也掏不起,成了没有文凭的高中毕业生;因为穷,高考落榜后不得不打消复读的念头,决心学习果树育苗栽培技术,土里刨金改变穷貌。”岳长平说。

“我是从1982年开始从事嫁接育苗等果树栽培,几年坚持下来,掌握了一些果树育苗栽培技术,还撰写了多篇论文。边搞育苗边撰写论文是我一开始就坚持的习惯。起初,我只是简单论述某一种果树的育苗、嫁接等栽培技术,后来积累的经验多了,就开始正儿八经撰写论文,从提出问题、分析问题到解决问题,每一篇论文都有论点、论据和严谨的论证过程及结论,分别投给《林业科技通讯》《河南林业》等国家和省级期刊。”

“当时有人说我这个穷孩子应该赶快想法子挣钱吃饭,整天闷头撰写论文投稿,是想‘土鸡变成金凤凰’。可别说,这就是我的一个梦想,而且苍天不负苦心人,这个梦想也真的实现了。”

“1988年,我撰写的论文《柿树劈接技术》第一次在《河南林业》刊发,在果树育苗栽培界引起轰动。其实,真正让我‘土鸡变成金凤凰’的,不单单是论文,而是通过拜师学艺掌握了果树杂交良种技术。”说到从前的经历,岳长平感慨不已。

随着技能的不断提升,岳长平又先后学习掌握了多种果树杂交育种技术,撰写的论文更是连续在全国和省级科技期刊上发表,成了远近闻名的农民林业专家、果树栽培技术能手。

一鸣惊人 “泥腿子”掌舵林科所

第二次与文凭失之交臂,是脱产读了将近两年大学快要毕业时,岳长平放弃学业回乡参加竞聘林科所所长,以农民身份带活一个陷入困境的国有科研单位,用取得的更多科技成果帮助家乡农民致富。

“我做梦都想上大学,这个梦想在我32岁那年实现了。”

由于科技成果多次获得县、市、省级奖励,在林业科研方面作出一定贡献,1995年,县里推荐岳长平到河南农业大学林学系花卉园艺专业脱产学习2年,毕业考试合格发给大专文凭。机会来之不易,这一年的春天,他走进大学校园,开始如饥似渴地求学。

“1997年,就在我快要毕业时,县林业局通知我参加竞聘林科所所长。一听说‘泥腿子’也能竞聘县林科所所长,我心动了。可是,将要开始的毕业考试,又让我陷入两难抉择。思来想去,我决定放弃毕业考试,回乡参加竞聘,凭着在学校学到的专业知识和技术,在新岗位上展现新作为,取得更多科技成果。”

两年的大学没有白上,岳长平凭借扎实的专业知识基础在竞聘会上演讲、答辩,最终一鸣惊人,当上了所长。

林科所是培育果树品种的一方沃土,也是他进一步提升技能、施展才能的舞台。他在这里洒下汗水,结出硕果,收获希望,其中就包括柿树新品种“黄金方柿”。

“‘黄金方柿’是用本地牛心柿与日本甜柿杂交培育所得,是我多年心血的结晶。在这个新品种培育过程中,我指导科研人员进行更深入研究,经过进一步去劣选优,使之成为集体科研成果。2001年11月,这项研究荣获‘第八届中国杨凌农业高新科技成果博览会’后稷金像奖。中国林科院和西北农大的教授评价该品种果形之大、单果之重,堪称柿果之最。一项成果为林科所带来300多万元的收入。”

20多年来,岳长平先后主持完成科技成果10项,开发名优特新品种20多个,每年出圃各种小杂果苗达500万棵,产品远销新疆、山西、北京、陕西、河北、辽宁等地,年创效益50多万元。

看到自己培育的腊梅 岳长平喜不自胜

以“土”为荣,搞科研就得接地气

搞果树育苗栽培不能怕“土”,越“土”才越接地气;自己出力流汗搞科研却让别人摘桃子也不能怕人说“傻”,“傻人”自有“傻人”福。

从事果树育苗栽培研究38年、当林科所所长23年,岳长平获得了众多科技成果,带活了曾经陷入困境的林科所,也给自己挣下俩“名号”:“土专家”和“大傻瓜”。

“说我是‘土专家’,我确实也称得上。因为我搞了38年的果树研究,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杂果专家。说我‘土’也是事实。迄今为止我当了23年的林科所所长,但一直没找到当官的感觉,身上的土味却越来越浓。为啥?搞果树育苗栽培就是天天在地里搞实验,与土坷垃打交道,浑身上下难免沾土。况且我本来就是地道的农民,无论穿着西装革履还是土衣布鞋,我都是土味十足。但是我不怕‘土’,我觉得越‘土’才越接地气,才能说明自己就是搞果树研究的‘土专家’”。

“人长得土办事也土。我这几十年做的事,在很多聪明人看来是犯傻,我也就成了‘大傻瓜’。但是,我因为犯傻带活一个科研单位,让大家有饭吃,让农民有钱挣,这样的‘大傻瓜’我愿意当,也当得值!我认为,用这样的方式搞科研、帮农民不是犯傻,而是做好事。虽然我个人的年收入少了很多,但看到林科所活了,职工有钱了,附近的农民富了,咱也从一个‘泥腿子’当上大工匠,心里真高兴!”岳长平骄傲地说道。


编辑:李璐    审核:曹艳平